大地彩票app_妖君云祈第十八章 说媒,妖君云祈第18章 说媒_小说同人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人红是非多。
  距离严律擒贼已经过去了月余,街头巷尾还是有人口沫横飞说那日的情景,好似亲眼所见一般。
  严律的生活未发生改变,仍旧是练功,陪着云祈,偶尔喂喂马,为了避免云祈心生忧虑,他极少出门。
  可是,不去招惹麻烦,不代表麻烦不会主动找上门。
  这日,严律随云枫出门去了,云祈无聊,喂过黑马以后便来到了客厅,他才踏进门去,就被刺鼻的脂粉扑了满面。
  厅里,云夫人坐在主位上,客位上四五个穿红戴绿的媒婆叽叽喳喳,手拿姑娘的画像说个不停。
  云祈不悦,黑脸而入,简单寒暄之后坐到一旁。
  这些媒婆是来给严律说媒的。
  严律今年二十有三,生得高大英俊,自擒贼一战后,名声大显,武功高强人人得知,惹人注目。后来不知从何传出,严律并非云家家仆,是没有签过卖身契的,顿时成了城内人家眼中的香饽饽。
  相貌好,武功高,与云家关系密切,可不就是姑娘们成亲的好良配,顺理成章的,媒婆就找上了门。
  这个说李家姑娘好,贤惠。那个说刘家姑娘好,生辰好,旺夫。有的说张家姑娘棒,面相好。有的说孙家姑娘最合适,好生养。还有的说,王家姑娘好,家世好。一个个将自己手头的姑娘夸成了天仙貌,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云祈越听越火大,茶水不知道灌了多少杯,脸色自然是越来越黑。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哐当”
  云祈将茶碗摔在桌上,止了厅内的喧哗。
  云祈满意,心情稍好。
  媒婆们都是懂眼色的,也就看出来云少爷是不开心了,就有胆子大点的询问。
  “云少,可是有话说?”
  云祈眼神不善,看着媒婆微微一笑,也不说话,直盯得那媒婆头冒虚汗才开了口,“婚姻大事不可儿戏,律哥哥与我情谊深厚,今日哥哥不在,那就由我帮他把把关,也好为哥哥尽上一份心力。若是有幸为哥哥挑上一个好娘子,成就良缘,岂不是美事一桩?”
  原来是这样,媒婆们松了一口气,严律与云少关系好是全城皆知的,以后严律的娘子可就是云少的嫂嫂,可不得慎重些。
  “云少说的有理”身着蓝衫的王媒婆道,赶紧拿着画像上前“这是城东张姑娘,家境不错的,云少给过过眼。”
  其他媒婆揪了揪手中的帕子,怪那王婆子会来事,手脚麻利。
  云祈接过画像,好是端详了一会儿,画中人样貌清秀,体态匀称,他心道,此等货色也配得上律哥?论相貌,自己就甩了那姑娘千里。
  “云少,怎么样啊”王媒婆心急问。
  “哎”云祈重重叹气,摇头道“不行,不行”
  “怎么不行啊”王媒婆问,其他媒婆也好奇。
  云祈将画像展开向众人展示,“这姑娘眉毛细长,眼睛小,颧骨高,嘴唇薄,一看就是个刻薄的,恐是个爱嚼舌根的。再看这身段,单薄成这个样子,风吹跑雨打倒,怕是难生养,不行,不行”说罢把画像卷好塞到王媒婆的手中。
  王媒婆硬笑,坐到一旁。
  “就说你不靠谱”一个红衫的媒婆走了过来,“还是我刘媒婆的姑娘好,云少您看,李员外家的姑娘,家教好,甚是贤惠的。”
  云祈接过画像直接扔到了地上,连看都没看,怒视刘媒婆,道“刘妈妈欺辱我律哥没人撑腰吗?”
  “这是怎么了”刘媒婆被吓到了,四处求助,望向了云夫人。
  “祈儿,莫要无礼,刘妈妈前来说媒本是好意,莫要如此”云夫人打圆场,她也不知道云祈怎么这么大的反应。
  “母亲,并非祈儿无理取闹,而是,而是这刘妈妈欺人太甚”云祈故作气愤。
  “云少,您且说说怎么个不妥啊”王媒婆插嘴,别人家的姑娘不受待见,她看着也开心。
  “想必诸位妈妈也听说过,李姑娘可是被绑匪绑过的”云祈道。
  中位媒婆点头,确有此事。丰城不大,人人都知道,听说是花了大价钱赎回来的。
  “哎呀”突然一身绿衣的赵媒婆惊呼,随后立即堵住了嘴巴,神色慌张。
  “想必赵妈妈是想到了”他也不卖关子,脸色阴沉对刘媒婆道“我就想问问刘妈妈,李姑娘可是完壁之身?”
  云夫人脸色亦是不善,“刘妈妈,你可要说清楚,律儿虽是我云家的护卫,可老爷和我可是待他如亲子的,你这般找个不清不楚的姑娘欺辱我云家,是何居心?”
  刘媒婆抖如筛糠,后悔不跌,原想着严律外出十年不知道这回事的,谁成想云少竟是知道的,这是要砸了自己的名声啊“都是那李员外欺瞒于我,我这就去找他算账”刘媒婆哆哆嗦嗦拿着画像出门,嘴里还骂骂咧咧,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莫去管了”云夫人道,随后对赵媒婆说,“赵妈妈,我听说刘姑娘是不错的,给我瞧瞧”
  “好嘞”赵媒婆开心,云夫人开口事情就算是成了一半,扭扭哒哒递上了画像道“刘姑娘美若天仙,与严护卫最是相配。”
  “祈儿,来看看”云夫人将画像递给云祈,刘姑娘是她见过的,着实不错。
  “嗯,刘姑娘确实貌美如花”云祈道。
  赵媒婆更加开心,从进门开始云少第一次说了句夸赞的话,不容易,看来是有门。她走上前去,“云少,您再看,这刘姑娘生辰也是极好的。”
  “嗯,不错是极好的”云祈再赞看着赵媒婆笑得如花的时候,阴恻恻道“可惜与我律哥生辰相克,属相相克,要是成为了一家人,怕是不到半年双双送命,做了一对鬼鸳鸯。”
  赵媒婆霎时脸僵,笑容憔悴。
  这在场的人若是看不出来云少是故意刁难干脆就别混了,孙家委托的郑媒婆和王家交代的周媒婆对视一眼各自有了思量。
  “只听那郑媒婆道“瞧我不是老糊涂了,竟是拿错了画像,这孙姑娘上个月就定下了日子,”
  这个月要出嫁了,对不住,对不住”她是要打退堂鼓的,虽然说云少爷是找茬,但有些茬子不得不注意,就说那李姑娘,以后自己是绝对不能接的生意。
  周媒婆与郑媒婆不同,仍是递上了画像,“云少,不知这王姑娘可能入了您的法眼”王姑娘家与云家是世交,她就不信云少爷有胆子指责王姑娘的不是。
  云祈冷冷看了一眼周媒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心思,世交又怎么样,他可不在乎,大不了上门赔罪就是,更何况王姐姐定是向着自己的。
  正在云祈准备好了说辞开火之际,云枫与严律回来了。
  “家里真是热闹”云枫道“不知各位前来为何啊?”
  周媒婆主动道“王家有意招严护卫为婿,特地交代了老婆子来牵线,这不,云少正给把关呢?”
  她得意,云老爷都回来了,就不信你还敢瞎说话。
  “律儿,快看看,莫辜负了周妈妈心意”云枫将球踢给严律,走到夫人身旁耳语。
  “是啊,律哥哥快来看看,王姑娘可是个美人,方方面面皆好,你要是点个头,咱这就去下聘”云祈招呼严律,咬牙切齿。
  周媒婆闻言愈加得意。
  严律哪有娶妻的心思,连忙推脱自己无意婚配。
  周媒婆可不放过这个机会“云少,帮忙劝劝啊,你可好不容易给挑上一个,莫要耽误了良缘。”
  “周妈妈别担心,我这就好好劝劝律哥哥,定要他觅得良缘,抱上美人”云祈一甩先前刻薄姿态,对周媒婆道。
  “祈儿,你当真要为我安排婚事?”严律问,隐约有些怒气。
  云祈走到严律跟前,“哥哥二十有三,该有良缘。王姑娘相貌,家世,品性皆上,若与律哥相配确实一对璧人”云祈转头对周媒婆道“可惜,我不同意。”
  云祈将画像抛下,踮起脚来,环住严律的脖子吻了上去,这一吻缠绵,用尽了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