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妖君云祈第十九章 成全,妖君云祈第19章 成全_小说同人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白衣如雪姿胜仙,温文尔雅质翩翩。
  分桃情意固艰难,本想蹉跎藏心间。
  如今郎君名声显,好女娇娘遣媒牵。
  西施沉鱼情意绵,昭君出塞落飞雁。
  貂蝉拜月贵妃醉,飞燕合德闯宫苑。
  可怜弟为男儿身,满腔痴恋却难言。
  凉茶难消心头火,唇枪舌剑打天仙。
  四面楚歌难化解,背水一战意志坚。
  唇攻齿夺抛砖玉,灵舌问路力缠绵。
  且问哥哥意如何?可愿携手共人间。
  一时,厅内无声。
  在场的四位媒婆震惊,云枫陪着夫人陪笑,云夫人在隐蔽处拧着云枫的胳膊泄恨。
  云枫嘴角抽搐,向夫人眨眼“给点儿面子。”
  云夫人火大,修眉凌厉,“好啊,竟然瞒了我这么久,等你好看。”
  这边厢,云祈深吻已了。
  “祈儿,可是哥哥良缘?”云祈眼睛含笑问,流露款款深情。
  “是”严律道。
  “哥哥该待我如何?”云祈再问。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严律道。
  “当下呢?”云祈问,媒婆在堂,父母在上,要严律一个交代。
  “交予我便是”严律道。
  “我自信哥哥的”云祈退到一旁,自己能做的,不能做的已经尽力,余下的只能交由严律处理。
  严律大步上前,撩起衣摆,跪地道“老爷,夫人,严律斗胆求娶少爷,还望成全。”
  头颅三磕地,声声道真心。
  “夫人,以为如何?”云枫问,趁机抽出被掐疼的胳膊。
  “一切由老爷做主”云夫人温婉道,她还能说什么,自家孩子自家爱,难道要祈儿受委屈不成。
  云枫不过走个过场,夫妻多年,自知道云夫人性情,断断不会给人难堪的。
  “律儿”云枫正色道“你且起身,我有话要说。”
  “求老爷成全”严律不为所动。
  “也罢”云枫道“老爷我并非不通情理之人,若你二人情真意切,虽然祈儿是我云家独苗,成全也无不可。可你也知道,分桃断袖非为大统,日后,你二人必定遭受指指点点,受流言蜚语所困,到时,你可能护我儿周全?你可能对我儿情意不变?”
  “老爷,夫人,严律发誓钟爱云祈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如有违背,自当死无葬身之地,三魂消散七魄皆无。”
  严律再拜“求老爷,夫人成全。”
  “好,严律记住今日之言,若你辜负我儿,老爷我定不饶你。”云枫道。
  “谢老爷,夫人成全”严律三拜。
  云祈亦上前来“谢父亲,母亲成全”随严律再次叩拜。
  “起来吧”云枫道,不再理会二人。
  云家人其乐融融,倒是圆满了。可苦了四位媒婆呆立原地,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两两相望,八目难安。
  他们四个人如何是好啊。
  “几位妈妈莫要担忧”云枫携夫人走上前去“今日事,是我云家不妥,该向几位赔罪。”
  “不敢,不敢”四位媒婆推脱。
  “这样吧,几位妈妈劳累一番也莫空手而归”云枫道“我儿良缘既定,该择吉日,不若一干事等交由几位,不知意下如何?”
  “这……”四位媒婆惊讶,云枫竟是要为儿子筹办婚事。
  “云枫愿奉上每人红包百两以做酬谢还望各位妈妈莫要推辞”云枫道,云夫人一旁点头。
  四位媒婆更是惊讶,百两红包,够她们说上几十桩的亲事了,云家果真出手阔绰。重赏之下,四位媒婆意动,最后由周媒婆出面。
  “我等先恭喜云老爷,云夫人觅得好儿婿”周媒婆笑道。
  “恭喜,恭喜”其他三位媒婆符合。
  “云老爷既然看重我们几个老婆子,老婆子也不能驳了您的心意”周媒婆道“不过,我等未曾筹备过这般婚事,怕辜负老爷,夫人期望。”
  其他三人也是一样的意思,谁会跟钱财过不去呢?可男婚女嫁之事他们是惯做的,这男婚男嫁可是头一遭,心里没底啊。
  “无妨,无妨”云枫笑道“不过是为了一个热闹,妈妈们大胆去做便是”
  “那我等恭敬不如从命”四位媒婆应承下来,热闹好,他们是最会热闹的。
  “祈儿,律儿还不谢过各位妈妈”云夫人道,今日祈儿给了几位媒婆难堪,该是有所表示。
  “今日出言不逊,还望各位妈妈念在云祈年幼鲁莽,莫要放在心上。”云祈拱手道歉,严律陪同。
  “哪里的话,我等贸然上门,险些坏了云少姻缘,还是我等罪过,我等的罪过”几位媒婆笑道,既然拿了人钱财,受几句气算的了什么。他们干这行的,谁没受过气呢?
  “老爷,天色已晚,妈妈们几番劳累该是肚腹空空”云夫人道“我欲请上几位去那酒楼吃喝一顿,可好?”
  “正是,正是,”云枫道,“妈妈们莫要推辞,就由夫人作东好生款待,我等身为男子不便陪同,到时雇了人手送几位归家就是。”
  “谢过云老爷,云夫人”媒婆开心道。
  云夫人与几位媒婆吃喝交谈不提。
  云枫将严律打发与云祈书房谈话。
  “爹”
  云祈心有忐忑,爹爹面无表情是个什么意思。
  云枫本想借机发作一番,不过看儿子情态到底心软。
  “祈儿,开心了!”云枫道。
  “爹爹”云祈长大之后难得撒娇“爹爹乃是天下最好的爹爹。”
  “少来”云枫怪道“臭小子,胡作非为,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作出那等事来,怕爹的老脸不够丢?”
  “爹爹英俊,一点都不老”云祈安慰“今日事出突然,我没法子了,只怪那周媒婆步步紧逼,以王家云家世交之情想威胁,祈儿才出此下策否则,否则也不会妄为。”
  “呦呦呦,爹爹我是不是还要感谢祈儿牺牲了自己成全了我两家交情”云枫笑道,折扇打在云祈头上“你当我不知道你的心思,若非我与律儿进门及时,你这小嘴里指不定说出什么来。”
  “呵呵,爹爹何必拆穿”云祈道,继而问“爹爹当真成全我与律哥?”
  “怎么,反悔啊”云枫道“如此正好,我还盼着你给我云家延续香火呢。”
  “不悔,不悔”云祈急急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覆水难收,爹爹怎可背信弃义,言而无信。”
  “哪来这么多说辞”云枫道“当真要跟了你律哥哥?”
  “当真”云祈开心道。
  “不怕别人指指点点,不惧流言?”云枫问。
  “我不在乎,反正人我是要定了”云祈信誓旦旦,“再不济还有爹爹和娘亲,定是不会让我受了委屈的。”
  “你倒是好成算”云枫道“行了,爹也不说别的了,别欺负你律哥老实,知不知道?”
  “嗯”云祈心道,律哥一个手指头就能把自己戳死,何谈欺负,爹怎么不担心担心他呢,算了,得了便宜就不要继续纠缠了。
  “爹,娘怎么说”云祈问“娘亲可会生气?”
  “还知道想想你娘,我当你忘了”云枫道“把心放肚子里,爹爹我送佛送到西,你娘那我去说和,你就甭担心了。”
  “谢谢爹”云祈极其开心。
  “去吧,跟你律哥腻味去,少烦我”云枫赶人。
  “那祈儿走了”云祈干脆出了书房。
  云枫摇头“瞧把你急的。”
  儿大不中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