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郑王天下第一百五十二章 授兵于大宫,郑王天下第152章 授兵于大宫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郑王天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授兵于大宫

第一百五十二章 授兵于大宫


      两天后,一场盛大的祭祀仪式在郑国的宗庙石室中进行。
  
      郑庄公亲率群臣奉祀,祀以太牢。
  
      这是此时诸侯祭祀祖宗的最高礼节。
  
      国语楚语中,楚昭王问观射父祭祀礼节,观射父所谓“天子举以大牢,祀以会诸侯举以特牛,祀以太牢。”
  
      意思就是天子平常开趴体,宴请诸侯,用太牢礼,即杀猪、牛、羊来款待诸侯,祀祖则用三份太牢。
  
      诸侯平常开趴体,用特牛礼,即杀一头牛用以款待宾客,祀祖时则用一太牢。
  
      郑庄公虽然偶尔有僭越,但是在祭祀用礼这样的大事上却是规规矩矩,不敢有丝毫逾越之举。
  
      原因很简单,像乐舞之类的,逾越就逾越了,即便周天子知道了也最多生一顿闷气,其他诸侯对此也不以为意,说不定还会学着偷偷欣赏一下。
  
      但是,祭祀就不一样了,若是逾规用天子的祭祀,这不是明摆着有代周自立的心吗,这样做不但天子不会答应,其他诸侯也不会答应。
  
      说到底,此时的王室虽然弱,但是实力还是有的,也就仅次于当世的几个大国而已。
  
      而且在几个大国之间还有一定的号召力。
  
      所以,打擦边球可以,但是千万别触及底线。
  
      像春秋末期,夫差敢接受鲁国的百牢之礼,在此时是不可能存在的。
  
      谁敢,谁死,绝对没有任何例外!
  
      郑忽持大钺,原繁持小钺以卫郑庄公左右,祭足、高渠弥等人亦持剑护卫。
  
      入庙,泄驾奉以明水,公子吕牵牲,巫祝曰:“郑之三世孙寤生,扬先君明德,信其道德,谋明辅和,奋庸建业,匡佐周室,协理万邦,黎庶以安,天子嘉之,赐以彤弓,其章显闻,是以告祖,以慰在天!”
  
      郑庄公再拜稽首,曰:“不肖孙寤生受天明命,视政,非有尹、周之德,惟以兢兢,得天不弃,嘉此彤弓,非褒朕躬,实以不忘祖宗夹辅之功也!”
  
      紧接着,郑庄公又再拜稽首。
  
      于是,宗庙里响起了天保之曲。
  
      天保定尔,亦孔之固。
  
      俾尔单厚,何福不除?
  
      俾尔多益,以莫不庶。
  
      天保定尔,俾尔戬穀。
  
      罄无不宜,受天百禄。
  
      降尔遐福,维日不足。
  
      天保定尔,以莫不兴。
  
      如山如阜,如冈如陵。
  
      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
  
      吉蠲为饎,是用孝享。
  
      禴祠烝尝,于公先王。
  
      君曰卜尔,万寿无疆。
  
      神之吊矣,诒尔多福。
  
      民之质矣,日用饮食。
  
      群黎百姓,遍为尔德。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
  
      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这是郑忽在郑国罕见的听到一首拍周王室马屁的乐歌。
  
      这首乐歌的中心思想就是周王室受上天保佑,王位永固,国祚万万年。
  
      为什么会奏这一曲,其实郑忽也能理解,周nn赐彤弓,就开始搞僭越,这不就明摆着不把周王室放眼里面吗,既然不放眼里了,那彤弓还有个屁用,既然彤弓没屁用了,这么点小事就摆个这么大的场面告祖,这不是典型的欺骗祖宗吗?
  
      所以
  
      午时,告庙仪式终于告一段落,其实这次告庙分两部分,前一部分向祖宗献彤弓,后一部分向祖宗告以征伐苏子国事宜。
  
      告庙结束后,郑庄公开始召集此次征伐苏子国的将领。
  
      郑忽此次帅师出征的作为主将,自然是一马当先,其后有祭仲、祝聃、暇叔盈等人。
  
      于是,郑忽在宗庙中具实向郑庄公汇报了此次的征伐路线和计划。
  
      此次伐苏子国,大军出新郑,经制邑渡黄河,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温邑,不待其援军到来,便以最快的速度攻占温邑。
  
      再在温邑分兵两路,一路由祭仲率领向东北,灭州邑,然后直奔欑茅邑。
  
      另一路由郑忽自将,灭絺后直攻原、樊二邑。
  
      两路军分别取得胜利后,再会猎于陉邑,之后伐草中戎及骊戎,取台谷之恶金而还。
  
      这个计划,郑忽这两天已经在心中推演了好几遍。
  
      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把这几个与郑国过不去的城邑打服,其他的自然不敢生出任何的反抗之心。
  
      郑庄公对于郑忽的这个计划表示赞同,祭仲等人亦没有异议。
  
      当然了,这只是大的方面,具体的细节要临事才能随机应变。
  
      计划已经确定,接下来自然就是向士卒分发兵器,作出征前的准备工作。
  
      “大军开拨!”
  
      随着郑忽的一声令下,将近千人的大军开始从新郑出发。
  
      假命伐宋时,郑庄公命人制作的代天以讨不臣的“蝥弧”大旗在整个大军队伍前随风飘动,猎猎作响。
  
      其余锈着“郑”字的大旗亦在整个队伍中随风摇摆。
  
      祭仲在中军为郑忽亲驾马车。
  
      车马走在被冻的的路面上,马不时的打个喷嚏,哈出一缕白烟。
  
      天寒地冻,时辰也已不早。
  
      刚出新郑郊外,郑忽便下达了加快行军的命令。
  
      中原地区的冬天本就极冷,尤其是临近晚上,温差更大,用后世的专业术语来说,这叫温带大陆性气候。
  
      所以,今天晚上大军务必赶到郐邑。
  
      不然的话,大军中必有因此而冻伤者。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三军刚出征就遇到这种状况,天知道会对士气的打击有多大。
  
      冬天本来就不利于行军,郑忽若不能将大军拧成一股绳,可以确定,这次出征基本上就是无功而返。
  
      郑忽看着驾车的祭仲,心说“他这一把老骨头,别再交代在这了!”
  
      祭仲并不知郑忽所想,依旧专心为郑忽驾着车。
  
      “天大寒,祭大夫如有不适,不妨让暇大夫驾车罢!”
  
      郑忽不得不关心一句。
  
      暇叔盈为郑忽车右,此时亦关切的道:“世子所言极是!”
  
      倒是祭仲风轻云淡“世子关切之心,臣知之矣,谨谢之!不过,臣还未老朽,无妨,无妨!”
  
      郑忽闻言,无奈的笑了笑“既如此,那便依祭大夫之言!”
  
      祭仲的重要性,郑忽可是明白着呢,更别说,他们二人现在已经算是翁婿关系。
  
      所以,必要的关心还是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