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郑王天下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宣而战 续,郑王天下第157章 不宣而战 续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郑王天下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宣而战 续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宣而战 续


      城楼内室中的温人士卒听到外面敌袭的叫声,有人不以为意,以为是玩笑话,有人则心中一紧。
  
      负责值守的小戎长十伍为一小戎,50人感觉事情非比寻常,当机立断,立刻让士卒取兵器准备应战,同时命令所有人,若事不可为则遇机逃往城守府中报信。
  
      不过,这已经晚了。
  
      祝聃将出来查探情况的那人掷杀之后,几个跃步,每一步连跨几个台阶,迅速跃下阶梯。
  
      身后的士卒亦紧随其后。
  
      值守的小戎长刚布置完,祝聃已经率人杀进城楼内室。
  
      而此时,大多数温人士卒才堪堪拿起武器,这自然是一场毫无悬念的s。
  
      “杀!”
  
      祝聃犹如猛虎一般冲进内室,刚刚拿起武器的温人士卒正欲反抗,却被蜂拥而入的郑卒冲的七零散。
  
      半刻钟未到,战斗就已经结束,五十名温人士卒全部横尸当场,郑卒却无一人身亡,只有几人受了些轻伤。
  
      这不单是人数上的碾压,更是在战争准备上的全面领先。
  
      左传上所谓“不备不虞,不可以师!”
  
      此次温人就是走了卫、燕联军不备不虞的路子,这才让郑国有了可趁之机。
  
      占领北门城楼之后,祝聃立即下令打开城门,并且派一小戎守住城门。
  
      这就是事先预留退路了,毕竟祝聃只领有千五百人,一旦温邑城内的援军赶到,这千五百人很难取胜。
  
      而且,祝聃的任务只是吸引温人的注意力,引温卒至北门,好方便郑国大军从东门进入温邑。
  
      在这种情况,实在没必要和温人死磕,只需缠住温人的援军即可,打不过就跑。
  
      算算时间,其实祝聃只要能拖住温人两刻钟左右的时间,就已经成功了。
  
      紧接着,祝聃再次下令,分派五个小戎在北门各处燃火,制造混乱,并大壮声势,让温人摸不清虚实,引温卒来援。
  
      而他则坐镇于此,等温卒到来,便率人缠住温人援军,若事不可为,则借机引温卒出城。
  
      一切布置妥当,祝聃便带人聚守在城门口处,只等温人援军到来。
  
      暇叔盈已经率人在东门潜伏了两刻钟左右,等的着实有些焦躁,但身为一军将领,他却不能将这种焦躁表现出来。
  
      再过不到两刻钟,大军就应该抵达了,如果再不能拿下东门,延误了大军入城,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若非是与祝聃同殿为臣多年,对祝聃尚算了解,知道其人是一不下于自己的猛将,这样的事情在其手中应不会出差池。
  
      否则的话,他已经按捺不住令人袭城了。
  
      就在暇叔盈等的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时时紧盯着的温邑竟然燃起了火光。
  
      方见火光,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不过,瞬间,整个人就激动了起来。
  
      “快,二三子随吾过河登城!”
  
      一声令下,士卒们迅疾起身,紧随暇叔盈直奔温邑城而去。
  
      此时,温邑城守府中。
  
      温守苏子上父正在安歇,不料却被外面的骚动惊醒。
  
      “何事惊扰?”苏子上父招来仆人问道。
  
      “禀主上,方才北门处好似燃起了大火!”仆人不敢欺瞒,立刻将事情上报。
  
      就在这时,又有仆人来报,说守丞有急事求见。
  
      仆人刚汇报完情况,守丞后脚就闯了进来!
  
      这种私自闯入别人内室的行为,在此时可是极其失礼的!
  
      苏子上父正欲开口呵斥,却见守丞礼也未行礼,神色惊慌,惶惶然如惊弓之鸟,张口就是一句“大夫,祸事来矣!”
  
      苏子上父闻言一愣,此时寒冬,他亦未想到有人会攻打温邑。
  
      “是何祸事,可是北门大火?”苏子上父脸色阴晴不定的问道。
  
      心中却在想,若是守丞回答是,那自己一定要把这个守丞给撤换掉。
  
      “非也,非也,北门大火实系郑军燃起,郑趁夜攻我矣!”
  
      “啊?”苏子上父大惊,方才心中的那些不快立刻烟消云散。
  
      “快,为我着衣!”苏子上父吩咐道。
  
      “守丞,汝即刻前去营中点齐兵马,吾随后就至!”
  
      作为一个领着温邑人与周对抗过,又与郑对抗过的城守,苏子上父对兵事绝不陌生。
  
      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立刻镇定了下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才是此时的战争。
  
      归结起来就一句话“就是正面怼!”
  
      可他却忽略了,郑军既然是不宣而战,搞偷袭,一点也不遵循此时战争的礼节。
  
      那么,还会和他正面怼吗?即便正面怼,这其中会不会有陷阱呢?
  
      思维惯性使然,也着实怪不了他!
  
      迅速点起兵马,苏子上父登上战车率军朝北门飞奔而去。
  
      这一进一出其实已经耽误了不少功夫。
  
      而就在他率军驰援北门的时候,暇叔盈已经在东门迅速的结束了战斗。
  
      占领东门后,暇叔盈立刻命人打开城门,同时遣人至城外查探大军方位,接应大军入城。
  
      而此时,郑忽和祭仲率领的郑国大军已经逼近东门。
  
      没有遇到任何阻碍,郑忽和祭仲率领的大军在暇叔盈的接应下,迅速入城。
  
      “暇大夫居功至伟啊,此次轻取温邑,暇大夫和祝大夫可居头功!”
  
      刚见面,郑忽就毫不吝惜的对暇叔盈称赞起来。
  
      祭仲在一旁也捋须颔首表示认同。
  
      “叔盈不敢居功,若非世子与祭大夫筹划当宜,温邑岂可骤得,世子谬赞矣!”
  
      “暇大夫过谦了!”
  
      郑忽客气一句,立马话头一转,毕竟此时还未完全控制温邑,还不是相互吹捧的时候。
  
      “料祝大夫此时必与温人鏖战,以祝大夫所率之士,恐难力支,吾予暇大夫车百乘,即刻往北门驰援!”
  
      暇叔盈也知情况紧急,刻不容缓,当即应下。
  
      “唯!”
  
      之后,又朝祭仲微微颔首,便独自下去点选车马。
  
      暇叔盈离开后,郑忽这才下令留两卒400人把守东门,不许任何人出入。
  
      同时又分派士卒赶往其他各城门处,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取得城门的控制权,同样不许任何人出入。
  
      凡遇反抗,一概格杀!
  
      命令传达下去之后,他才和祭仲一道率领剩余兵马朝城守府中赶去。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