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郑王天下第一百八十七章 真假小白,郑王天下第187章 真假小白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郑王天下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真假小白

第一百八十七章 真假小白

临淄小城,宫室之中。
  
  “小妹,吾闻郑世子旦夕即至,何不一观,以慰相思!”
  
  宣姜冲着文姜挤眉弄眼。
  
  文姜霎时脸红“姊姊莫要取笑小妹,小妹不依!”
  
  宣姜掩嘴轻笑。
  
  恰在此时,君夫人急匆匆的殿外而来。
  
  二女见状,立刻停止了交流,向君夫人行礼道:“母亲!”
  
  君夫人回礼,剜了宣姜一眼,道:“出阁在即,汝不备礼待出,而至此搅闹于梅,真是殊无妇状!”
  
  宣姜拉着君夫人的手,撒娇道:“母亲,儿着实有些发闷,故而才至此与小妹一叙,还望母亲不要见怪嘛!”
  
  君夫人对宣姜也是极为疼爱,闻言也谈不上责怪,只是轻点了一下宣姜的额头,笑道:“汝啊!”
  
  “儿观母亲匆匆而至,非有暂留之意,可是有要事?”宣姜问道。
  
  “几忘矣!”君夫人想起来了,她到文姜这里来,是有正事的。
  
  “郑伯已于三日前为其世子请婚于君上,君上欣然允诺,今郑伯及郑世子即至,吾特来印证梅之生辰与吾所记可有出入,谨防纰漏!”
  
  于是,文姜将自己的生辰八字写在竹简上交给君夫人。
  
  君夫人拿到之后,便匆匆离去。
  
  宣姜出嫁在即,文姜又马上面临订婚,她需要操持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见君夫人走远,宣姜继续向文姜蛊惑道:“小妹,母亲方才言郑世子即至,小妹真不愿一观?”
  
  文姜不说话,心里面却异常纠结,想见又不敢见,生怕被郑忽认为她举止轻佻,非良配!
  
  宣姜继续加码道:“吾素闻郑世子英雄,可惜无缘与之相结,今吾出阁之前若可一见,足慰生平,小妹如不愿,姊姊可要去了!”
  
  文姜闻言,心里一紧,随即忸怩道:“全凭姊姊做主!”
  
  宣姜嘴角微微勾起,凑到文姜耳边耳语了一番。
  
  文姜闻言,有些迟疑,弱弱的反驳道:“如此,不太好罢!”
  
  “无事,无事,小妹且安,郑世子,伟丈夫也!继而得知,定不会与我等女子为难!”
  
  文姜想了想,最终还是不太放心的答应了。
  
  她确实是太想见郑忽一面了。
  
  爱情的魔力,足以将任何礼法践踏。
  
  宣姜见文姜点头,立刻招来女婢,小声的吩咐了一番,女婢领命而去。
  
  ……
  
  郑忽与诸儿方在宫门外下车,就见宫中有寺人匆匆至诸儿面前。
  
  行礼后似有意无意的看了郑忽一眼,然后低声在诸儿耳边讲了一番话。
  
  至于讲的是什么,郑忽实在没听到,也不便偷听。
  
  等寺人走后,郑忽看着一脸异色的诸儿道:“兄长可是有要事,如有,只管前去便是,莫要以忽为念!”
  
  “微末之事,无劳子忽挂怀!”
  
  郑忽闻言,便不再多说。
  
  二人入宫门后,没有再跟随郑庄公和齐侯,毕竟两国的国事在盟会的时候,差不多都处理完了。
  
  郑庄公一行这次入临淄,提亲之余,更像是来做客的。
  
  只要能够按时参加齐侯准备的宴会,其他很少有事情需要郑忽和诸儿亲自出面。
  
  换句话说,这两人在这段时间里,还是比较自由的。
  
  诸儿拉着郑忽的手,穿过一幢幢亭台楼榭,最终来到了齐国世子的住处。
  
  入殿,方落座未久,又有女婢匆匆而至,在诸儿耳前嘀咕一番。
  
  之后,诸儿朝郑忽歉意一笑,道:“一二小事,却是非吾不可,子忽稍待,稍后吾使吾弟前来作陪,不到失礼之处,还望子忽包涵!”
  
  “不敢!”
  
  谁能没点急事,在这种情况下,郑忽自然也谈不上责怪。
  
  不过,他倒是对诸儿口中的“吾弟”有了不小的兴趣。
  
  若他没记错,能让诸儿如此称呼的,大概有三人,公子纠,公子小白和公孙无知。
  
  公孙无知不太可能,因为公孙无知是齐侯的同产弟夷仲年的儿子。
  
  而且诸儿和公孙无知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原因很简单,齐侯对于公孙无知极为喜爱,以至于公孙无知能够享受和诸儿这个世子同等的待遇。
  
  这怎么能让诸儿不心存怨望!
  
  历史上,齐侯死前,除了交代诸儿要报祖宗之仇外,另一项嘱托就是让诸儿继续厚待公孙无知,一应待遇不得损减。
  
  问题是,这样的事,诸儿会遵照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也正是这个原因,埋下了公孙无知作乱的隐患。
  
  原来享受的是和世子等同的待遇,现在的待遇连普通公子都不如。
  
  那还有什么说的,一拍桌子,就是干。
  
  然后,诸儿就被公孙无知给干翻了,顺便还被在尸体上带了一顶能闪瞎24k狗眼的原谅帽。
  
  终日打雁,终被雁啄!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这就是事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虽说此时诸儿与公孙无知的矛盾还未彻底激化,但要说诸儿会让公孙无知来作陪,郑忽是不信的。
  
  这就是好比,诸儿到新郑去,郑忽会让他的三个倒霉弟弟作陪吗?
  
  肯定不会,这还用说嘛!
  
  若是说由公子纠和公子小白来作陪,郑忽也有些不太相信。
  
  因为这两位历史上有名的贵公子,现在最多也就十岁。
  
  如果按管仲和鲍叔牙的年龄推算,这两位也就五六岁差不多。
  
  让这两个还没有褪牙的小屁孩来陪郑忽,这个礼可就失大了,而且传出去会让列国笑话齐国无人,招待贵客竟然让两个稚子作陪!
  
  所以,郑忽倒是想看看诸儿所谓的“吾弟”究竟是何人?
  
  当然,也不排除齐侯有其他不见著于史册记载的庶子。
  
  这事的可能性也是极大的!
  
  毕竟,国君这种生物就是行走的繁殖机器,多生几个儿子,没什么不妥。
  
  还好,这种好奇并没有折磨郑忽太久。
  
  未过多久,郑忽就远远殿外有两个翩翩佳公子联袂而来。
  
  这自然是宣姜和文姜两人。
  
  这一切,不用说也知道,都是宣姜一手策划的。
  
  入殿,郑忽才瞧仔细,这两位公子真是……美的不像话。
  
  而且,随着他们的到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花香。
  
  郑忽着实有些起疑,细细打量,发现二人根本没有喉结。
  
  于是,郑忽终于明白了,合着这二位是女弟。
  
  猜也能猜出来,其中一位定是文姜无疑。
  
  “好老套的戏码!”郑忽心道。
  
  心中虽作此想,面色却是如常,既然她们愿意玩,郑忽奉陪也就是了。
  
  “敢问二位兄长如何称呼?”
  
  宣姜闻言,心中暗乐,还以为郑忽没有发现她们的身份。
  
  捉弄人是她最大的乐趣所在。
  
  “不敢称兄,吾名纠!”宣姜说话时,故意拿着劲,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个男人。
  
  以她想来,郑忽一个郑国世子,怎么可能会了解齐国宫廷内闱之事,借个小屁孩的名字用用,郑忽也发现不了。
  
  郑忽心中好笑,也不拆穿。
  
  文姜眼珠一转,朝郑忽回礼道:“小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