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郑王天下第二百零三章 鹿死谁手,郑王天下第203章 鹿死谁手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郑王天下 > 第二百零三章 鹿死谁手

第二百零三章 鹿死谁手


      一连三日,周、宋、鲁、蔡四国和郑、齐两国,嘴炮打的是热火朝天。
  
      一方坚持是郑国抢了蔡国的土地,另一方则认为郑蔡两国是在双方都心甘情愿的情况下订立的盟约,没有抢这一说。
  
      嘴炮初期,还是几国国君亲自下场争论,后来国君们干脆再不发声,由手下的士卿进行辩论。
  
      这其中唯独卫国能够独善其身,在一旁干瞪眼。
  
      刚开始,周、宋、鲁、蔡四国提出郑国不但要归还邓和召陵二邑,还要献出胡和皋鼬两邑作为补偿。
  
      郑国和齐国怎么可能会答应这样的讹诈。
  
      于是,双方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扯皮,郑国最多归还邓和召陵两邑,而且还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归还。
  
      因为究竟谁对谁错,还没有搞清楚,郑国绝对不会在是非未明的情况下归还土地。
  
      一旦归还,那就默认了是郑国用不正当的手段掠夺蔡国土地。
  
      郑国自动就成为了天子口中破坏同宗团结的乱臣贼子。
  
      这么黑的一口锅,别说是郑国不愿意背,郑国的盟友齐国也不愿意让郑国背。
  
      两国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郑国背上了这口黑锅,那么齐国能跑的掉吗?
  
      别的不说,鲁国能放过这么好的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吗?
  
      届时,齐国攻打纪国,这个伟正光的复祖宗之仇的举动,还不得被鲁国黑出翔来?
  
      要知道齐纪也是同姓纪国比齐国建国早,几百年前是不是一家,无从考证!。
  
      是以,郑齐两国都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拼了老命的将脏水往对方身上泼。
  
      但周宋鲁蔡四国也不是吃素的,面对郑齐两国泼的脏水,他们怎么可能甘心坐以待毙?
  
      于是,也是拼了老命的反击。
  
      别看郑齐两国前来曲阜的士卿在数量上没有四国多,但有郑忽这个大喷子在。
  
      没错,郑忽确实是亲自下场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个时代的士卿,能够舌战群雄的几乎是凤毛麟角,原因也很简单,书读的少啊!
  
      而郑忽却不存在这个问题。
  
      郑忽原本还真没有亲自下场的准备,奈何形势逼人啊!
  
      郑齐两国的士卿,被四国的士卿锤的节节败退。
  
      在这种情况下,郑忽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郑忽的这一爆发不打紧,四国的士卿基本上都被郑忽喷了一脸的唾沫。
  
      那舌战众人的风采颇有后来诸葛武侯舌战群儒的几丝风韵。
  
      蔡侯气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而宋公也是被气的数次拂袖离去。
  
      也就鲁侯和虢公还能安坐不动,不过,两张阴沉的臭脸却让人明白这两位心里也不好受。
  
      虢公几次张口欲言,却被郑庄公一句“小儿辈胡闹,虢公何必当真!”给挡了回去。
  
      这让虢公恨的牙痒痒,却偏偏发作不得。
  
      他好歹是一国之君,又受天子诏命,要真是一点脸面不要,传出去,天子的名声也不好听。
  
      所以,他只能干瞪眼,束手无策。
  
      当然了,这种局面并未维持多久。
  
      四国岂会任由郑忽这样肆无忌惮的泼脏水,扣帽子?
  
      很快,四国便找出了应对之策。
  
      还是那句老话,办法总比困难多。
  
      四国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不和郑忽刚正面,避其锋芒,你说动,我必定言西。
  
      如果这个方法再不顶用,那么四国的士卿干脆就不和郑忽辩论了,死咬住自己的观点岿然不动,任凭你舌灿莲花,我就是不搭理你,你又能奈我何?
  
      这就是无赖招式了!
  
      讲道理,这样的做法是为君子所不耻的。
  
      但这也是被逼无奈啊!而且偌大的士卿队伍里,怎么可能没几个这样的无耻之徒。
  
      所以,后来虽然和郑忽辩论的人渐渐变少了,但都是些又臭又硬的茅坑里的石头。
  
      这下,终于轮到郑忽恨的牙痒痒了。
  
      再后来,郑忽干脆退出了辩论,让郑齐两国士卿上场和这些不要脸的人僵持。
  
      就这样,谈判的进程一度陷入停滞。
  
      两方谁也不能让对方心服口服。
  
      就在这时,虢公抛出了一个解决郑蔡两国纠纷的方案。
  
      这一方案的抛出,终于让郑齐两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甚至郑忽的心都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因为,这或许才是四国联合起来向郑国发难的真实原因。
  
      图穷匕见啊!
  
      虢公的方案很简单,只要郑庄公废郑忽,立公子突为世子,那么蔡国便心甘情愿的土地献给郑国。
  
      此事,天子也已经表示同意了。
  
      郑庄公本来就觉得天子与宋蔡二国所谋非原来都在这等着他呢!
  
      这简直是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天子还真以为这天下还是宗周的天下不成?
  
      郑庄公的怒火瞬间喷涌而出,一拍案几,直接对虢公道:“此事绝无可能,即使郑宗庙不存,寡人也绝不更立世子,若天子、宋公、鲁侯、蔡侯以为可以因此而胁迫寡人,寡人国虽胜兵可得二万余,亦足以战也!”
  
      说完,不等任何人回应,也未和任何人打招呼,便带着郑国群臣直接甩袖走走。
  
      说实话,郑忽听到郑庄公如此毫不犹豫,坚决的回应,心里真的特别的感动。
  
      从这一番话中就能看出郑庄公对他真的是没说的。
  
      甚至不惜以国家的命运做赌注,也要保住他的世子之位。
  
      郑国群臣也是群情激愤,这特么的简直是一巴掌打在自家的国君和世子脸上。
  
      在主辱臣死的当今,若有可能,都不用郑庄公和郑忽下命令,这些人就能将虢公给活撕了。
  
      齐侯见郑国君臣离去,冷哼一声,亦道:“寡人亦有甲兵二万余,如郑伯欲战,寡人必不敢辞!”
  
      说完,紧接着便带着齐国群臣离场。
  
      对于虢公的提议,齐侯心中亦是恼怒非常。
  
      无他,郑齐之间的联姻连婚期都已经确定好了,若是按虢公的提议来,齐国的损失不小。
  
      白嫁个女儿不说。
  
      关键是公子突的上位,就意味着未来郑齐之间的盟友关系可能再也不会那么稳固了。
  
      公子突的母家是宋国,一个是娘家人,一个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傻子也知道该亲近谁。
  
      虽说,将和郑忽定亲的文姜转嫁给公子突也是可行的,但齐侯岂会做这样的事?
  
      况且,他对郑忽极为欣赏,而公子突算个什么玩意。
  
      所以,齐侯的愤怒完全在情理之中。
  
      事实上,郑忽收复苏子国土地的消息传到成周以后,天子问计,虢公出的就是类似的损招。
  
      后来,天子派使者去和宋蔡两国接头,将这个建议给提了出来。
  
      宋公当即提议请求天子废郑忽而立公子突。
  
      蔡侯对此也表示同意,因为郑忽当初那么羞辱他,他心中的恨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日渐加深,他无时无刻不想着要报复回来。
  
      而天子的建议虽然会让蔡国损失一部分土地,但他却是心甘情愿。
  
      再者说,落到郑国手里的土地还想回来,蔡侯觉得可能性不大。
  
      既然如此,还不如全力逼迫郑庄公废郑忽来的划算。
  
      就这样,害怕郑国继续强盛下去的天子和想要一个亲宋的郑国国君的宋公以及时刻想要报复郑忽的蔡侯就这么愉快的达成了协议。
  
      后来虢公的到来,与宋公、蔡侯商量了此事该如何运作,这才有了刚刚的那一幕。
  
      前期的那些扯皮,嘴炮其实都是阵,好方便虢公将这个提议找个恰当的时机抛出来。
  
      郑齐两国看起来在打嘴炮方面胜了,其实他们一直被周、宋、蔡三国牵着鼻子走。
  
      而鲁国是个彻彻底底的冤大头,被天子和宋、蔡联合起来给坑惨了。
  
      鲁桓公本来只是向趁机巩固一下和宋蔡的关系,日后说不定有用得着的地方。
  
      顺便再打压一下郑国和齐国的嚣张气焰,在国际上刷一波存在感。
  
      却如何都没想到天子和宋蔡竟然玩的这么大。
  
      大到鲁桓公都有些心惊。
  
      此时又不是宗周的时候,诸侯立个世子都要向天子报备一下,天子不同意就得换人天子基本上就没有过不同意。
  
      现在天子的手哪还能伸这么长,诸侯想立谁立谁,天子管不着。
  
      天子明显这是感觉以自己的力量无法左右郑国世子的人选,想多拉几个国家帮忙。
  
      鲁国完全是被坑上车的。
  
      无论是虢公还是宋公、蔡侯,谁都没向鲁国群臣提起过这件事。
  
      要知道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更立郑国世子,鲁桓公说什么也不陪他们玩。
  
      这是要将郑国往死里得罪啊!
  
      更立世子的事,别管成不成功,对鲁国都没什么好处。
  
      鲁国和郑国的仇怨还没有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若是成功了,那郑伯的脸面就是被打得啪啪响,郑伯能不报复吗?
  
      若是没成功,那就更了不得了,不单得罪了现在的郑伯,更得罪了未来的郑伯。
  
      鲁国还有好日子过吗?
  
      唉!鲁桓公叹了一口气,打定主意,再也不参合两方的纷争了。
  
      这就是个又大又深的坑,说不准那天鲁国就被人埋进了自己挖的坑中!
  
      不过,俗话说的好,上车容易下车难。
  
      鲁桓公在此时想要下车,虢公、宋公、蔡侯能如他的意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好不容易把你坑上了车,想中途下车,做梦去吧。
  
      待公子伋率领着卫国群臣离去,虢公便开口对鲁桓公道:“规谏郑伯更立世子一事,还望鲁侯能够多多费心!”
  
      宋公和蔡侯也出言劝鲁桓公,请求他多多费心。
  
      他们都是心知肚明,在此事上摆了鲁国一道,鲁侯肯定不会高兴。
  
      这还是次要的,主要的是他们想看看鲁侯知道这件事之后的态度。
  
      鲁桓公心中冷笑不已,心道:“寡人助尔等如此,已多矣,还欲多求,真是贪而不厌!”
  
      心中虽然无比反感,但面子还是要维持的。
  
      鲁桓公不愿意往死里得罪郑国不假,宋蔡以及天子,他也不想和他们翻脸。
  
      于是,鲁桓公笑呵呵的道:“天使、宋公、蔡侯过谦了,三位君侯既有命,寡人敢不从命?”
  
      “鲁侯高义!”三人听到鲁桓公如此回答,心下不由得一喜,这意味着鲁侯还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
  
      却未料到,他们话音刚落,鲁桓公直接调转了话题“今日,寡人有些疲惫,便先告辞了,三位君侯如有事,不妨遣人前去告知寡人!”
  
      鲁桓公已经准备开溜了,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
  
      回去之后,他得和鲁国的智囊商议一下对策。
  
      如果贸然退出与三国的联合,肯定会引发三国的不满。
  
      到时,鲁国就是真正的里外不是人了。
  
      “既如此,寡人送鲁侯!”虢公笑眯眯的说道。
  
      接着,宋公和蔡侯亦如此表态。
  
      鲁桓公坚决不让,虢公、宋公和蔡侯还是将鲁桓公送出了殿门。
  
      等鲁桓公带人走远,蔡侯开口对虢公和宋公道:“鲁侯有貳我之心!”
  
      虢公依旧笑呵呵的道:“无妨,鲁侯终必助我!”
  
      虢公心中是相当笃定。
  
      实在是留个鲁侯的路说到底就这么一条。
  
      周宋蔡这条船他不坐也得坐。
  
      因为他一旦宣布中立,势必会得罪宋蔡和天子,鲁侯肯定不会傻到这么做。
  
      而且,就算他宣布中立了,郑国还不一定会请他的情。
  
      这会想起来中立了,早干什么去了。
  
      鲁侯总不能掉份到去找郑伯道歉吧。
  
      这倒是一条取得谅解的好路子,可惜鲁侯是绝对不可能走的。
  
      退一万步来讲,即便鲁侯去找郑伯,取得了郑伯的谅解,那又能如何?
  
      郑国和齐国是盟友,鲁国和齐国是地缘国家,齐鲁纷争,郑国根本就不会考虑帮助鲁国,至少在可遇见的未来是这样的。
  
      没看到齐侯刚才是怎么表态的吗?
  
      两国的关系好到这个程度,郑国可能撇下齐国,帮助鲁国吗?
  
      不可能的,甚至中立都不存在的。
  
      这样一来,鲁国还有的选吗?
  
      答案是没有。
  
      一旦退出联合,那么不但要得罪天子和宋蔡,在郑齐那边也讨不到好。
  
      鲁国的智囊又不是吃素的,难道连这点智慧都没有吗?
  
      所以说,鲁国非但不会退出,还会大力协助三国,生怕三国会不满意。
  
      一旦三国不满意鲁国的作为,鲁国就算是彻底被中原大国给孤立了。
  
      鲁国只有一条路走到黑这一个选择。
  
      贼船不是你想下就能下的。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