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郑王天下第二百四十四章 无礼于王室,郑王天下第244章 无礼于王室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郑王天下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无礼于王室

第二百四十四章 无礼于王室

    郑王天下初临第二百四十四章无礼于王室郑忽告别小子侯,直奔天使落脚的馆舍。
  
      也未让人通报,郑忽直接率人硬闯。
  
      在硬闯之前,郑忽甚至给士卒下了命令,挑几个反抗激烈的成周士卒杀了祭旗。
  
      联想到当初郑国群臣在曲阜被围的窘境,郑忽这么做已经是相当温和了,毕竟他好歹要给小子侯留点面子不是。
  
      若非是考虑到小子侯的面子挂不挂的住的问题,郑忽还真想让天使一个人独自回去向天子复命。
  
      既然已经彻底闹掰了,郑忽自然不会考虑给天子留面子的问题。
  
      辱人者人恒辱之!
  
      天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和他过不去,泥人尚且还有三分火气呢!
  
      有时候退让并不能解决问题,相反,强有力的反击或许是解决问题的良方。
  
      当然了,郑忽不是没有考虑过天子愤怒,甚至出兵攻打他的情况。
  
      要不然,你以为昨日郑忽在思考什么问题。
  
      说实话,天子现在还真没什么好牌可打,这也是郑忽有恃无恐的原因。
  
      首先,成周王师的战斗力其实也就那回事,郑忽根本就不怕。
  
      王师之所以能数次帮助翼城赶走曲沃,不是王师的战斗力有多强,而是翼人不认同曲沃是晋国正宗。
  
      这是其一,其二则是曲沃不敢和天子硬刚。
  
      这倒不是说王师的战斗力有多强,而是天子现在仍是名义上的天下共主。
  
      在织公没有和天子硬碰硬之前,中原各国,尤其是姬姓同宗,至少在天下人面前,没人会挑衅天子的权威。
  
      换言之,其实曲沃一直在让着天子,也就天子自己自我感觉良好罢了。
  
      就拿隐公五年,天子和曲沃闹翻之后来说吧。
  
      《左传》上记载“曲沃叛王。秋,王命虢公伐曲沃而立哀侯于翼。”
  
      然后呢?
  
      没下文了,成周和曲沃谁胜谁负没说。
  
      虽然没说,但一定不是天子取得了胜利。
  
      为什么?
  
      因为《左传》、《春秋》一以贯之的思想是尊王。
  
      若是天子胜利了,以儒家的尿性,还不得把这场仗吹上天?
  
      天子既然未胜,曲沃自然也就未败,所以,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曲沃根本没有和王师正面交锋。
  
      若是当时曲沃攻打了王师,估计儒家一定会把曲沃拉出来鞭尸。
  
      由此可见,王师其实就是个纸老虎。
  
      其次,天子打仗一般都会传檄各国,要求各国出兵。
  
      但问题是现在天子还能要求哪国出兵帮助?
  
      蔡国被打残了,宋国向来不怎么待见天子,鲁国还在忙于防备齐邾两国联军。
  
      也就剩下卫、陈二国还有余力。
  
      但别忘了,蔡国已经请求卫、陈两国的援助了。
  
      按照郑忽的估计,中原的战争打到现在,卫国肯定是快要坐不住了,陈国还好,正常情况下不会介入中原战争,即便介入,也没什么影响,出兵不出力罢了。
  
      一旦卫国出兵,天子能得到的援助估计也就只剩下陈国了。
  
      天子若是指望着陈国,就等着被坑吧!
  
      退一万步来讲,卫国不插手中原的战争,天子联合卫国、陈国讨伐郑忽,那又能怎样呢?
  
      有战斗力的只不过卫国一家而已,而且卫国还带着王师和陈国两个猪队友。
  
      真要打起来,天子没什么胜利的可能。
  
      所以,郑忽现在还巴不得天子发怒呢!
  
      只要天子出兵,郑忽绝对有信心将之打落神坛。
  
      说句扎心的话,天子之所以还在神坛上带着,那是没人和他一般见识。
  
      郑忽原本在这个阶段是不准备和天子有什么接触的。
  
      但问题是,你不找别人的事,别人却想找你的事,躲都躲不掉。
  
      ∈意找事也就罢了,也不挑准时机。
  
      想要自取其辱,郑忽只能选择成全了。
  
      郑忽率人从入馆舍,到掌控局面,一刻钟都没到。
  
      打了措手不及不假,但也从中能看出王师的战斗力。
  
      大概这些人从来没想过有人竟敢攻打王师。
  
      优越感这玩意自古皆有。
  
      就像后世魔都人认为所有的非魔都人都是乡下人一样,王室治下的小民也自我感觉比其他国家的小民高一个档次。
  
      历史上晋文公因功得襄王赐阳樊之地,阳樊人根本就不鸟晋文公。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原来是天子治下之民,现在变成诸侯治下之民,这怎么能忍?
  
      所以说,周人自我感觉良好的尿性其实是和天子如出一辙的。
  
      不过,现在周人却是实在良好不起来了,因为他们面对的是陉庭士卒的刀剑。
  
      在刀剑面前,什么都是假的,活命才是真的。
  
      郑忽根本连眼皮都懒得撩一下,直接带人来到了馆舍正堂。
  
      打眼一瞧,哎呦,还是一熟人——虢公林父。
  
      此刻虢公林父心中是有些茫然无措的,一来他震惊于竟然有人胆敢袭击王师,二来他虽然心中有些猜测,却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
  
      直到郑忽走进来,他才发现他心中的答案是正确的。
  
      “一别年余,虢公别来无恙!”
  
      郑忽特别客气,行礼那叫一个一丝不苟。
  
      “世子多礼了,不知世子此番前来何意?”
  
      虢公见郑忽执礼甚恭,却也不好发怒,也不敢发怒,郑忽攻击王师的行为,已经让他不敢再以常理揣测郑忽了。
  
      “一者,蒙虢公厚爱,吾已非世子,而今不过一晋臣而已,二者,吾身居晋之大行人,往来交通,皆吾本分而已!”
  
      “既如此,大行人此何意也!”虢公听着郑忽阴阳怪气的语调,知道今日的事是不可能善了,一摔袖,冷哼一声,直接和郑忽硬刚起来。
  
      身为天使,他还是要维护天子的威严的。
  
      “吾待宾,苟遇贤人之国,则以贤礼待之,遇不肖之国,则以不肖之礼待之,虢公与其以言责我,不若反躬自省!”
  
      郑忽这话就是chiluo裸的打天子的脸。
  
      不肖之国,那可是王室啊,谁敢明目张胆的这么说,虢公觉得就是郑忽的老爹织公怕是也不敢吧!
  
      “郑忽,竖子,竟敢辱及王室!”虢公大怒。
  
      “寡人必将尔今日之言上奏于天子,请天子以大罚齑之!”
  
      郑忽哦了一声,全然没当回事。
  
      虢公快要气炸了。
  
      “不如虢公告我,天子因何事而遣虢公使晋?”
  
      郑忽看似不经意的一问却让虢公警惕之心大起。
  
      虢公现在才想起来,其实自己的目的也没那么单纯。
  
      想到这,虢公的气势就不由自主的弱了几分。
  
      毕竟,是他们先在私底下搞的小动作。
  
      “世子,桓公后也,于王室兄弟也,且天子许诺郑伯百年之后,入嗣者必世子也,世子何必因小忿而至于此?”虢公开始转移话题,谈得失,聊感情,连哄带骗。
  
      郑忽压根就不吃这一套。
  
      ……14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郑王天下》,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