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龙鳞兵王第二十九章 要干就干总经理,龙鳞兵王第29章 要干就干总经理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龙鳞兵王 > 第二十九章 要干就干总经理

  赵葭低着头,话说的很小,苏阳却听得真真切切,他好半响才回过神来道:“你不是不接受这门亲事么,怎么……”
  “我是不接受,可我有什么办法,刚才的一切你都看到了。”赵葭自嘲一笑,嘴角全是苦涩。
  “你不用这么为难自己。”苏阳摇头道。
  “你不在苏家好好呆着,命运跟我也差不多吧?”赵葭没有接苏阳的话头,而是忽然问道。
  苏阳道:“的确,这么一说,咱俩还挺般配的,不过,强扭的瓜不甜,况且咱都是被扭的瓜,我看还是算了。”
  “就当帮帮我,行么?”赵葭忽然抬头,怔怔地看着苏阳道。
  “好吧,其实我知道苏家那边怎么想的,老爷子希望我平平安安过完一生,那些人则是顺水推舟,一旦我和你结婚了,就再也不用担心我回去争家产了。”
  苏阳自顾自叹息着,深吸口气后,道:“好吧,我们都满足了那些人的意。”
  “谢谢!”
  赵葭真诚地道了一声谢,而后道:“但我们的结婚底线就在一张结婚证而已,结婚以后,你我依旧各自生活,互不干扰,好吗?”
  “都行,我不挑!”苏阳咧嘴。
  “你别想对我动一点点歪心思。”
  赵葭说着站起身来:“走吧,回去告诉我爸,这个决定比住院一年都管用。”
  病房内,赵庭病情已经稳定了,不过一直在病床上唉声叹气,特别是看到赵葭进来后,更是哎哟哎哟地哼了起来。
  “爸,我和苏阳决定了,明天就去领证。”赵葭坐到床边,张了张嘴后,极不情愿地说道。
  “真的?”
  赵庭一下坐了起来,哪还有病怏怏的样子,生龙活虎道:“我就说嘛,小俩口床头吵架床尾和,苏侄,啊不,乖女婿,以后可不许欺负葭葭,否则我要你好看。”
  “放心吧伯父,我一定会对她好的。”苏阳站在一旁,点头应道。
  “什么伯父,叫爸!”赵庭鼻子一吹道。
  “那个……”
  结婚可以,但一下认了个爹,苏阳还真叫不出口,似乎看出他的为难,李青连忙打圆场道:“这还婚宴都没办呢,那时候改口才像话嘛。”
  “对对对,伯母说的对。”苏阳赶紧接话。
  “也行吧,那你们领你们的证,我这边挑个黄道吉日,把婚宴给张罗张罗。”赵庭心情大好,乐呵呵道。
  “爸,结婚可以,但婚宴我不办,我们小的自有小的生活方式,如果真要办婚宴,那我不嫁了。”
  听说要办婚宴,赵葭内心顿时一急,嘟嘴道。
  “你这孩子,不办婚宴那叫什么事嘛。”赵庭沉下脸道。
  “葭葭这不是害羞嘛,等证领了咱再说婚宴的事。”李青笑说着给李庭挤了挤眼。
  “哦哦也是,那就以后再说吧。”
  赵庭瞬间明悟,女儿这好不容易答应呢,可不能让她反悔了。
  几人聊了一会便聊到了苏阳的工作上来,得知苏阳现在正是在赵葭的公司做保安的时候,赵庭又把赵葭给教训了一顿。
  “乖女婿,在葭葭公司上班也好,但怎么能干保安呢,这样,哪个部门缺领导,你去直接接替了就行。”赵庭想了想后,直接拍板道。
  “不行,一个岗位都不缺。”
  听说让苏阳进办公楼,赵葭说什么也不愿意。
  “伯父,我这才华,我也觉得一个岗位都不适合我,要干就干总经理吧。”苏阳朝赵葭抛了个媚眼,转而看向赵庭道。
  “总经理是我!”
  这话让赵葭顿时一急,说话时小胸脯都挺了起来。
  “我也没说不是你啊!”苏阳满脸委屈。
  “那你还干总经……”
  赵葭话到一半忽然止住,一张小脸瞬间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一般。
  “咳咳……”
  一旁不说话的李青咳嗽一声,也是尴尬得不行。
  赵庭同样老脸一红,努了努嘴:“哈哈,女婿就是幽默……”
  “哪里哪里……”苏阳挠头,也是感觉在岳父岳母面前开这种玩笑有些过了,很是不好意思道。
  “现在都快十一点了,那行吧,你小两口先回去,记得明天将结婚证送到医院来。”
  天已经被苏阳给聊死了,赵庭只得下了逐客令。
  从病房出来,赵葭狠狠在苏阳腰上扭了一把:“收起你那贱嘴皮子,下周一开始,你接替普美仙公关部经理的位置,但你不能对任何事情做决定,所有事情报交我审批。”
  “额,你不是不想让我进办公楼么?”苏阳疑惑道。
  “呵呵,不给你个体面的职位,我爸估计刚出院又要送进来了。”赵葭冷笑一声。
  “哎,得此岳父,夫复何求啊。”苏阳一叹,这老岳父他越来越喜欢了。
  两人走了几步,余丽忽然从拐角走了出来,冷眼看了苏阳一眼道:“你岳父没事了?”
  “那走吧,回家。”余丽随口说完,转身去按电梯。
  苏阳旁边,赵葭在听到她这句话后一愣,转而嗔怒地看着苏阳:“回家?什么意思?”
  “哦,我在樊城有套房子,租给她了一间。”苏阳解释道。
  “不错,会玩!”
  赵葭胸口起伏,恨然跟上了余丽。
  “不是你想的那样啊,除了她还有另外一个女的呢,她们俩合租。”苏阳追上去道。
  原本不想再搭理苏阳的赵葭猛地停住:“恩,更会玩,你放心,我是不会过问你的私生活的。”
  “不是,你想到哪去了……”
  苏阳头都大了,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等在电梯口的余丽催促道:“你俩干嘛呢,还走不走?”
  “走走走!”
  苏阳赶紧小跑了过去,几秒钟后,电梯里三人都是数着楼层数,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等差不多到一楼的时候,赵葭忽然朝着余丽伸出手去,礼貌性道:“你好,我是苏阳的未婚妻,以后,还请你多帮忙照顾我老公。”
  “噗……”
  苏阳一下就喷了,余丽下意识地想解释一下,不过一股怒意忽然从心底升起,脸上由僵硬变成优雅的笑,伸出手和赵葭轻轻握了握。
  “你放心吧,我一定把他照顾的好好的,包你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