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龙鳞兵王第三十五章 谁是你的女人了,龙鳞兵王第35章 谁是你的女人了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龙鳞兵王 > 第三十五章 谁是你的女人了

  苏阳坏笑着盯着赵葭,让她小脸一阵殷红,啐道:“我说你打架厉害。”
  “哦,我还以为另有所指呢。”
  苏阳叹了一声,道:“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是特种兵出身,以后说不定还要重操旧业,如果哪天你真的跟了我,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鬼才会跟你。”赵葭白了他一眼道:“那我回去了,你,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恩,我送你下去。”
  苏阳点了点头,送赵葭来到地下停车场,不过当赵葭坐上车的时候,想起刚才的血腥场景,一下就不敢一个人回去了。
  “咋么啦,开车啊。”苏阳疑惑道。
  “我,我不敢一个人。”赵葭低头道。
  “算啦,我送你!”
  苏阳让赵葭下来,自己坐上了驾驶室,启动车子后一拍脑门道:“差点忘了,你赶紧给家里打个电话,咱爹他们估计担心坏了。”
  “让你不要咱爹咱爸的……”
  赵葭粉拳一握,而后赶紧拿出手机开机,原来她的手机已经被人关机了。
  卡宴疾驰在黑夜之中,樊城某处别墅区,光头男子正在大发雷霆。
  “那小子叫苏阳是吧,给我做了他,做了他!”
  苏阳其实也知道自己彻底将黑香给惹毛了,但他一点都不介意,生活中没点打打杀杀,他反倒会不适应呢。
  将赵葭送回家后,苏阳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快三点了。
  他坐在房间内沉思了一会,给邹红明发了条信息。
  “豹子已经没用了!”
  发完信息,苏阳开始思考接下来应该怎样对付黑香的报复。
  “其实赵葭是我老婆的事,应该就只有黄丰毅几人知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只要适当和她保持距离就行,而余丽和周芸熙虽然和我住在一起,但因为余丽警察的身份,黑香应该不敢打他们的主意。”
  “所以说在樊城,我基本上没什么后顾之忧,既然这样的话,我要让黑香在报复中颤抖。”
  想通了一些事情,苏阳倒头就睡。
  赵葭回家洗了个澡,在焦急等在客厅的父母面前尽量保持着镇定,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睡觉前,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嘟嘴自语道:“还好没有破晓,否则自己以后怎么嫁人啊。啊,我都已经结婚了……”
  躺在床上,赵葭百感交集,想起苏阳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她不由得小心脏砰砰乱跳。
  “她是我的女人,谁都不能冒犯……呸呸呸,谁是你的女人了。”
  赵葭自语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她呼吸均匀,脸上带着甜蜜的笑。
  第二天是星期天,苏阳不用去上班,倒是余丽,忽然接到一个任务匆匆出门去了。
  一时间,家里就剩下苏阳和周芸熙大眼瞪小眼。
  “苏阳,本小姐要洗澡了,我命令你上三楼乖乖呆着。”
  苏阳正坐在客厅看电视,周芸熙穿着睡衣忽然来到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道。
  “额,这里是我家,我爱在哪就在哪,你管不着。”被人命令,苏阳顿时不乐意了。
  “我不管,你去不去。”周芸熙威胁道。
  “不去。”苏阳头都没抬。
  “那,等丽姐回来我就告诉她你欺负我,你违反了约定。”周芸熙气鼓鼓道。
  “你告啊,尽管告,逼急了我还真就违反约定了。”
  苏阳抬头,恶狠狠地看着周芸熙,更是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像狼一样虎了她几下。
  “啊,你敢。”
  周芸熙被吓的赶紧后退,就在退了几步后,她电话响了起来。
  “啊,怎么会这样……”
  周芸熙先是对着电话恩恩了几声,紧接着瞬间面色大变,放下电话后匆匆朝楼上跑去。
  “怎么啦?”
  看着周芸熙急切的样子,苏阳问道。
  不过周芸熙完全没理会他,几分钟后下楼,她已经换好外出的衣服,看样子是要出门。
  只不过刚要出门,她电话又响了。
  “妈,你别急,我这就回来,他们,他们要是再敢对我爸怎样,我就和他们拼了。”
  挂了电话,周芸熙忽然蹲在门口哭了起来。
  苏阳关了电视,来到她身边道:“怎么了,是家里遇到什么事了么?”
  “苏阳,我爸,我爸被人打了,而且他们说要是再不同意,还要烧了我家。”周芸熙抽泣着,一脸无助道。
  “这,你家在哪,要不要我陪你回去看看?”苏阳问道。
  “在,在祁县!”
  这一次周芸熙没有拒绝,实在是一个人回去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
  而且和苏阳接触了这么久,其实他看上去并不像坏人,也就答应了。
  祁县离樊城不远,几十公里就到了,是樊城下辖一个比较富裕的县城。
  回祁县的大巴上,苏阳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周芸熙家是祁县周边的农户,前段时间有个开发商准备在她们村开发大型度假村,但因为征收赔偿问题迟迟没能动工。
  赵葭的父亲,正是因为和拆迁队发生口角,在昨晚上被人打伤了。
  上车一个多小时后,苏阳和周芸熙回到了祁县。
  坐公交回到家门口的瞬间,苏阳老远就看到一名头上包扎着绷带的大叔正握着铁铲与二三十人对峙着,而周围,三辆大型挖掘机已经堵住了村头路口。
  “这尼玛,强拆啊……”
  苏阳眉头一皱,带着周芸熙从人群中挤了过去。
  “芸熙!”
  看到周芸熙回来,一名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便迎了上来,老泪纵横道:“芸熙你可回来了,他们这是要把我家夷为平地啊。”
  “妈,别怕,我看今天谁敢动。”周芸熙双眼通红道。
  “你让芸熙回来干嘛,她还要上班,她回来又有什么用?”正在和众人对峙的大叔一跺脚,恨恨地看着中年妇女道。
  “哟哟,这是你们闺女么,回来住持公道的吧?”
  周芸熙还没说话,一名带着安全帽的男子忽然走了过来,阴阳怪气道。
  “你是谁,赔偿合同都没签,干嘛堵在我家门口?”周芸熙握了握玉拳,咬牙道。
  “没签可以签的嘛,再说我们可没堵你家,是你家堵了我们的挖掘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