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龙鳞兵王第1037章 一柄巨剑 新,龙鳞兵王第1037章 1柄巨剑 新_历史军事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龙鳞兵王 > 第1037章 一柄巨剑 新

第1037章 一柄巨剑 新


      苏阳眉头一皱,他虽然没表露出来真实实力,但追击过程自认逃开了一切视线。
  
      而且气息自从落地后是隐匿的,这王佩芸还能发现自己,此女,不简单!
  
      “咳咳”
  
      苏阳干笑一声,从暗处走了出来:“我还真是普通的客卿,只是懂得一些隐匿身形的旁门左道罢了,但在强者面前,还真不值一提啊!”
  
      “我不管你所说是真是假!”
  
      王佩芸香肩一耸:“不过你既然能来到这里,亲眼见到我王家的至法宝王者之剑冲破封印,也是有福了。”
  
      “王者之剑?”
  
      苏阳面色变得极为精彩,在华夏,他听过一款游戏好像叫王者荣耀,这王家的一把剑,居然取如此牛逼哄哄的名字。
  
      也是醉了!
  
      在苏阳这么想的时候,只见广场的王佩芸右手高高举起,如同在做什么仪式一般。
  
      下一秒,右手猛然落下,一巴掌拍在了身前地面之。
  
      砰!
  
      闷响传开,广场大地立时龟裂,随之龟裂的,还有屹立于广场央的巨剑雕像。
  
      “恩?”
  
      相隔不过一百多米的苏阳眼露出浓浓的疑惑。
  
      因为在巨剑雕像龟裂的一刻,其内浓烈到了极致的剑气扑面而来。
  
      那不是雕像,真的是一柄剑!
  
      一柄巨剑!
  
      “尼玛,王家深藏不露啊,将这么牛逼的一把剑放在玄铁镇,平时也没有什么强者镇守,且加了特殊封印,别人根本察觉不到,也想不到啊!”
  
      苏阳内心已经惊到了极点,感觉整个西垠域的强者,都被王家的智商给碾压了。
  
      如果他们早知道这雕像是一柄神剑,那此地,估计早爆发了不知道多少血案,甚至,玄铁镇能不能存在至今,都是个未知数。
  
      虽然惊讶,但苏阳清楚,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去阻止王佩芸接下来的行动。
  
      因为他有种预感,一旦王佩芸成功,那么这里的人,都得死!
  
      包括自己!
  
      想到这,苏阳一下冲出,然而到得广场边缘之际,一层软绵绵的力量出现,将他直接弹飞数十米。
  
      稳住身形的苏阳眼惊色更甚,适才,他可没保留实力。
  
      然而那力道,却似乎无尽一般,也是说,除非懂得化解之道,否则想强行进入广场,那是千难万难了。
  
      “你果然不是普通的客卿!”
  
      王佩芸扫了苏阳一眼,也不在乎他会不会再去硬闯,而是自顾自地盘膝坐地。
  
      随着她指诀的掐动,只见龟裂的广场大地开始陷落,竟然是成为了一个圆形湖面,王佩芸,正是坐在水面之。
  
      方,巨剑雕像仍在不断脱落着石块,跌入湖面,没有任何声响,甚至连涟漪都没能激起一丝。
  
      便如同那清澈见底的湖水是假的一般。
  
      “麻痹的,绝不能让她顺利完成!”
  
      苏阳心一横,再次冲了出去,可惜结果依然。
  
      至于王佩芸,早闭了双眼,对于苏阳的动作,似乎全然没注意到一般,他要冲冲,要撞撞,仿佛身在巨剑之下的自己,反倒成了局外人。
  
      轰轰
  
      随着最后一块巨石脱落,一柄周身漆黑,没有任何花哨雕琢的巨剑出现在了苏阳视野之。
  
      也是同时,周围的温度似乎降低了十度,微风起,凉意袭!
  
      苏阳本打算再一次冲出,但迈出的步子硬生生止住,因为储物戒内的龙血神剑,竟然微微争鸣了起来。
  
      “此剑,引起了龙血神剑的共鸣?”
  
      苏阳目光一动,想起之前王佩芸的异常,脑海一个想法忽然出现。
  
      那是,这王者之剑一直屹立于玄铁镇,应该是还没祭炼好,但此刻,忽然祭炼完成了。
  
      那么难道说,是自己的到来,确切的说是龙血神剑的到来,使得这王者之剑祭炼速度加快,忽然圆满了。
  
      这也说得通,王佩芸为何没有多大危险的情况下强行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她不得已,必须提升实力,才能确保王者之剑顺利出世!
  
      “若说真是龙血神剑造成这一切的发生,那说不得是我的机会,老子干嘛吃力不讨好地去阻止?”
  
      虽然只是猜测,但苏阳不再去管,索性原地坐了下来。
  
      爱发生什么是什么,任尔东西南北风,老子岿然不动!
  
      “呵,放弃了么?”
  
      王佩芸轻蔑一笑,双手掐诀速度更快,接着,只见湖面出现了涟漪,一层层向内席卷,好似某种力量,一点点汇聚在了王者之剑。
  
      “啊,这是,王者之剑祭炼完成了,快,启动祭典,迎接王者之剑到来!”
  
      玄铁镇各处,所有炼器师激动。
  
      无论是在战场之的还是暂时安全的,全部跪拜下来,念念有词。
  
      且在他们眉心一处,一缕缕无形之气飞出,在虚空飘荡,最终朝着玄铁镇心汇聚而去。
  
      “王者之剑?什么是王者之剑?”
  
      慕容迟等人,全部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王家会有这么一柄剑。
  
      但从那些炼器师眼的激动与倾城之,慕容迟隐隐察觉到了一点。
  
      此剑绝不简单,王佩芸没有接着战斗,而是不知去向,定然也和此剑有关。
  
      “杀了那些炼器师!”
  
      慕容迟也够果决,原本来抢夺炼器师的他,毫不迟疑地下达了击杀命令。
  
      “可家族的命令,是”
  
      慕容家子弟,有人迟疑。
  
      “这里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
  
      慕容迟暴怒之下,无论是慕容家子弟还是黑翼教的人,亦或者是客卿,全部转而攻向那些炼器师。
  
      这些炼器师,在炼器一道虽有大成,但实力却不强,很多甚至连金丹期都没到,杀他们,当真犹如屠狗。
  
      但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是,一旦攻击到来,这些炼器师身便会出现一道黑芒,无论何种攻击,都会摧枯拉朽地化解而去。
  
      “这”
  
      这一幕,让慕容迟更是大惊,想起王佩芸之前所去的方向,大吼道:“所有人跟我来,快!”
  
      众人行进,周围温度越来越低,渐渐的,草木之有冰棱坠下,玄铁镇周围弯弯曲曲的河流,覆盖了厚厚的冰层。
  
      “啊,我”
  
      砰!
  
      咔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