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彩票app_龙舌之祸第六百三十九章 入巢穴,龙舌之祸第639章 入巢穴_玄幻奇幻_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大地彩票

大地彩票大地彩票网址 > 龙舌之祸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入巢穴

第六百三十九章 入巢穴

众人都不曾自身体验过这夺魂香液的强悍威力,他们对于这香液的认知停留在一个较为直观的认知上,正是此时砚龟还没有恢复的、那头从到背深深的裂痕。如果说一只砚龟受到的伤害还是不能让众人对这夺魂香液产生一个正确评判的话,那么当前看到子规手中的剑,也就能确认了。
  
  子规手中这一柄剑显然完全就是以方才滴落到骨板那一边巢穴之内、汽化发作的全部夺魂香液凝成的,其色彩直观地反应了它的危险程度:红得发紫——这色彩如果形容一个人,那么该是这个人声名鼎盛之时,而当形容一样毒水,也该有相当程度的声名狼藉。
  
  除却了色彩上的判定,其凝结宝剑之后自然凸显而出的杀意,也显示着这夺魂香液的厉害——锋芒毕露,这该是如何的绝强者和无羁者?!
  
  于是当众人看到子规手中这一柄凝集的宝剑时候,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便是作为宝剑主人的子规本人,浑身也有着怯怯的寒意。这果真是可以引发血雨腥风的,而可被各族各派视为重器的毒水。
  
  而这一柄剑的凝结,是子规广集了骨板之下,那个洞穴内全部的毒所成,也就是说,此时骨板那边的巢穴里,该是再没有任何毒性了。如果有任何一只苍蝇或者蛆虫从这香液之中苟且逃生,那么此时毒气全部收集,就是其喘息进而逃走的好时候。
  
  然而这个情况是不会发生的,夺魂香液的威力惊人,又无声无息,其十五分钟发作,一定将骨板那边巢穴的全部角落侵袭过了。巢穴内任何的生物都会死去,不会有任何的例外。
  
  丹歌来在骨板开启的一人来粗的口子处朝下头望了望,入目黑洞洞的巢穴里似乎危机四伏,而此时在夺魂香侵袭过后,其中的任何危机已经不存在了,唯有杀机过后,一地的生机泯灭。他道:“现在,我们可以到那边看一看收获了。”
  
  天子却看向了子规手中的宝剑,问道:“你难道要一直带着这把宝剑吗?虽然在当前来看着实是值得珍惜的,可但凡有一个不慎,就可能对我们自己人造成损伤。你有信心一直维持它如此的话……”
  
  按说自己自己凝结的宝剑,子规该是有信心的,但他自己握着这宝剑都心生寒意,如此如履薄冰的话,他便是能够控制着宝剑,却无异于给自己请了个祖宗供着。战战兢兢,遭罪受苦。
  
  子规果断地摇了摇头,“不!把这剑就留在这里吧。我们此时存在在这个偌大妖怪的身体之内,虽然很可能苍蝇们、蛆虫们关系着它的生机利害,杀灭了全部的苍蝇蛆虫,却未必致死这妖怪。
  
  “它或许奄奄一息,犹在苟延残喘。所以或许我们还将要给它致命一击,而我当前手中的宝剑,正适合这份工作,也不算是完全浪费掉了这些夺魂香液原液。”
  
  说着,子规将手中的重剑一提,然后瞄了个准儿,将这一柄宝剑掷了出去。这宝剑循着之前丹歌风标在这肠壁上的开口飞了出去,插进了外头的肉里。子规这才道:“等我们离开这怪物身躯之时,则宝剑的形体就会崩解,夺魂香液就会从这怪物的伤口开始,在其身内迅速肆虐起来。”
  
  风和点点头,“这倒免得到外面我们再出手了。那么,夺魂香液已经处置,我们就进入这巢穴里面,看一看其中确实的情形吧。”
  
  “好!”风标应了一声,手中法诀一动,他之前种在数滴夺魂香液原液中的火星尚还存留在巢穴之内,此时他勾连它们,让它们凝集起来,再次发光,打亮了骨板那边的整个巢穴。
  
  众人站在洞口处先朝内打量了一番,这性好恶臭的苍蝇们,它们的巢穴之中,按理来说不会怎么干净才是。众人都算是喜爱干净的人,此时要进腌臜之所,必当寻一条避雷的路线,以免沾染污垢。
  
  然而打量之下众人却发觉,巢穴之内确实不怎么干净,但是这个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部分,却十分干净。丹歌点点头,“是了,这通道如此粗细,正适宜黑胖们堪堪通过,所以这洞壁被黑胖们总也蹭着,于是才这么干净了。”
  
  “这倒也不错,唯这一段路我们可能沾染污秽,此时倒无忧了。”天子说罢,头一个轻身跃入了通道之中,缓缓下落,同一时手中法诀变幻,以清水在下方涤出一片洁净的地面来,供众人落足。
  
  众人依次通过,唯当轮到祁骜时,把这个洞塞了个圆满,虽然如此,祁骜却也安然地通过了通道,并没有被卡住。丹歌看到这种情况笑了起来,“对对,黑胖们大概就是这样贴壁出入的,也正如此,才把这通道磨得光滑干净。”
  
  祁骜满脸黑线,他该庆幸之前在风家老宅载重燧木的地方经受了人气的洗礼,自身还是消瘦了一些,不然的话,今夜岂不是要卡在这洞中?!而便是消瘦了些,祁骜也高兴不起来,他现在的身材还与那些黑胖们相当,想到黑胖们恶心的模样,他对自己也不忍直视了。
  
  众人接住了从通道掉下来的祁骜,让其站定,然后众人就立在这洁净的一隅,朝四面打量过去。风标此时识相地将火星分散开来,让它们飞得高高的,光芒四射之下,整个巢穴就被打亮了。
  
  入目的情况与众人当前所处的洁净之地截然相反,遍地的恶臭之物,这就是苍蝇们、蛆虫们的喜好。这在众人看来就是一个粪坑,而对于苍蝇们、蛆虫们来说,或许这就是天堂。
  
  丹歌在扫视一圈儿之后,道:“曾听说过酒池肉林吧?这里就是苍蝇们黑胖们的酒池肉林了。在我们看来,就是粪池粪堆。尤其这些粪池,这就是蛆虫们的温床,它们的幼年,显然就是这样度过的。
  
  “而从我们遭遇的黑胖们的庞大程度来看,或许这里生命的一生,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幼虫阶段,成虫变态,一般都是迫不得已。”
  
  “十一、十二……,十六、十七。”风标默默地数着,“确定了,我找到了死了的全部双头蝇的尸体,十七个,和之前遁逃的双头蝇数量相符。”
  
  “嘶……”风和想了想,道,“也就是说,这十七个来到这巢穴之前,这巢穴之内全部的苍蝇们竟都是不见了。显然,之前黑胖们针对我们而呼朋引伴,苍蝇们竟是倾巢而出,我们遭遇的双头蝇、绿枣蝇,是本来这巢穴里全部的数量!”
  
  子规点头,“正如丹歌所言,成虫阶段是黑胖们迫不得已的保命手段,这也就可见地位了。虽然是幼虫,但显然黑胖们具有更高的地位,对于可以作为它们先辈的苍蝇们可以呼来喝去、颐指气使。”
  
  “此时讨论它们的社会结构已经毫无意义,它们的族群已经灭绝在了我们的手上。”风标四面望着,“这里的一切表明着夺魂香液汽化之后良好的水溶性渗透性——存在于粪水中的蛆虫们无一例外,都是被杀死了。”
  
  “我们已经达到了目的。”风和道,“这里的试炼也该告一段落了,我们在这怪物肠道里头已经丹歌了不少的光阴,接下来我们还有君子六艺的‘书’和‘数’两艺需要颠覆,我们尽快出去吧。”
  
  说着,风和就要轻身而其从原路返回,但他却被丹歌一把落了下来。丹歌笑道:“您这一出去,要经升结肠、横结肠、降结肠、乙状结肠,才能从这怪物的肛口出去。这路途遥远,可也是在耽搁时间。”
  
  风和朝这巢穴的四面看了看,没有发觉什么出路,唯有满地的粪。他问道:“难道你有什么捷径?”
  
  丹歌笑道:“从盲肠下来,这个巢穴长宽不等,长应人体左右,宽应人体上下,于是通长的巢穴最左,就是这巢穴内苍蝇蛆虫们的另一个通道。”
  
  丹歌说着朝着他所说的位置一直,在较远的一处,那里封堵这一块儿黑色的石头。而其哪里是什么石头,实际就是完全变性了的粪球。
  
  “那里?”风和瞧着皱眉,“确实,这十七个双头蝇的排布方向来看,它们也是逃向那个方向的,那个方向应当有着另外的出口。显然苍蝇们的警觉性比我们预料的还要强,虽然如此,但它们完全没有跑过夺魂香。只是,要推开这变黑的粪球?这可就是所谓的宿便,多恶心啊!”
  
  丹歌歪头看向了子规,“据说,和酸奶有益排宿便哦!”
  
  子规一挥掌,一道酸风立刻产生,朝着那黑色石头方向刮了去。“我的酸风这一回可也要不得了!”
  
  子规嘴上虽然如此说,但行事却是万全。他操纵这酸风一路而去,沿途扫出一条干净的通路来,然后这酸风腻入了黑色的石头当中,在下一个刹那,那黑石头在如此简单处置之下简单融散,落在两旁,直接露出其后一条通道来。